99°艺术中心:【隐微相伴的寂静】沙清华创作个展

  • I徽生活
  • 2020-05-23
  • 678已阅读
99°艺术中心【隐微相伴的寂静】沙清华创作个展

生机70 x 97.5cm

99°艺术中心:【隐微相伴的寂静】沙清华创作个展

两性之间67 x 67cm

99°艺术中心:【隐微相伴的寂静】沙清华创作个展

秋韵136 x 67cm

99°艺术中心:【隐微相伴的寂静】沙清华创作个展

避红尘39 x 47cm

99°艺术中心:【隐微相伴的寂静】沙清华创作个展
    展期

    日期:2019-09-06 ~ 2019-09-29

    地点

    台北市承德路七段286号B1(S7美术馆)

      展出地点:99°艺术中心(S7美术馆L楼)
      展出地址:台北市承德路七段286号
      营业时间:上午11:00-下午6:30 (週一公休)
      开幕茶会:9.7(Sat.) 15:00
      隐微相伴的寂静--沙清华近期水墨探析
      文 / 国立台中教育大学兼任助理教授 高甄斈

        沙清华说:「走到老家门前,凝视着再也踏不进的家门,这般诡异的景象,宛如梦境一般,从未存在我的记忆图档里,脑海中所熟悉的往日情景,慢慢在眼前重叠,心里同时有股无法形容的酸楚正在发酵,似乎一部分的自己逐渐被剥离。」在眷村成长的日子,天花板上的水渍,是他编织故事的天地;包装家具的大纸箱,是他创造游戏的元素;衣柜里专属的小抽屉,是他想像力翱翔的小世界,实际生活的空间很窄,但却给他许多编织希望的契机。

        「家」给了他喜、怒、哀、乐的点滴经验,也给了「安全感」,这种安全感,在1986年之后的作品,以白墙小屋或是「蛋树」的造型出现。白墙小屋是小时候住家的投影,而「蛋树」则是创作者在想像里创造的一个能量体,造型上像是一棵向上生长的树,缠绕着近似「蛋」的椭圆形,在某些作品中,蛋树泛着黄光,又像是个守护者,静静地矗立在山石中。它有点荒谬、有点弔诡,但恰巧是这一丝的形变,让创作者得到心灵的自由。
      生命经验的回返

        1992年创作者搬至苗栗居住,描绘附近常见的槟榔、竹林等的乡园景色,尝试一种贴近视觉真实的光影表现,试图在平凡之中寻找不平凡,而大约到了2002年,创作者借由野柳、猫鼻头、北海岸、台东富冈等地的奇岩怪石,探索自然的造型变化,也奠基了近期作品的山石造型表现方式,与此同时,老家的房舍拆除事件,致使「浮岛」的创作概念产生,而环境、家、漂浮的关係,像是创作者转化伤痛的痕迹,逐渐将描绘对象,由外部陈述转向内部沉澱。

        面对变动的环境,创作者与它是并存的关係;「家」的原型来自于母体子宫包覆的安全感,这样的隐蔽性,经常在他的作品中出现;漂浮的岛屿或是意境,源于小时候天马行空的奇想,也是长大后自由意志的显现,从另一个角度看来,他把内在的感受,以物象之外的意境表现,例如作品〈避红尘〉,寂静的空间里云雾缭绕,各种植物生机勃发,唯一有「人」的地方就是那栋房子,唯一能和外面连结的是停泊的船,创作者用这种方式,连结着创作者儿时的记忆、编织梦想的起点,以超然的朦胧美,表现时间与空间的暧昧,引发观赏者的联想,传达丰富的思想或情感。
      内在的充实性

        近期,创作者描绘一系列深邃境地,带有神秘性或超自然性,连结着内在经验的咀嚼,可能关于宗教、哲学或生活感悟,但不可否认的是,作为一个观赏者,仍然可以感受到作品里「美」的意识,甚至是一种属于创作者自身的信仰,或是创作过程中的自由意志,而这些属于内在的充实性,随着时间推移,一层一层的剥落,逐渐地显露出本质。要补充的是,在这里的充实性意味着与重的、强而有力有关,甚至与崇高相联繫,例如作品〈灵山〉表现出一种「幽玄」之境,山石彷彿液化,褪去茂林苔藓流露本质,像现实也像梦境,余韵无穷。

        而到了作品〈生机〉的表现,就更倾向神秘的、深远的「幽玄」之境,追求「神似」且凝鍊之后的美。岩石的描绘上,以点作为空间扩散的主轴,堆叠质性空间的厚度,在外轮廓方面,趋向方、圆之间的几何造型,方形呈现一种稳定的力量,圆形代表柔软、和谐的意象,创作者理性地探讨这些几何形与整体空间的均衡,而岩石内轮廓的变化,则以流畅的曲线切割,不断的向内延伸,呼应作品下方流动的云,最后,小巧的「蛋树」点出生机的意涵,撑起如同宇宙混沌的半圆形空间,并透过观看的沉澱,与创作者创作当下的寂静产生共鸣,同时象徵性地传达「完整性」、「平衡」和「无穷」,在此,境生向外、隐藏不露可以作为这个系列作品的简要诠释。

        无论创作或是生活,创作者是一种比较直观的方式,也就是说,对于现实发生的事件、感受,随着时间的累积,一层一层的蜕变后所遗留之物,都是美好的,能够在不完美中发现美,接受自然的生死循环,以较为轻鬆的态度看待环境变迁、时间流逝以及世间万物的不完美和缺陷。所以,作品构成方式,大多有向中心集中的特徵,像是婴孩在母体里的安全感,也彷如他与大地之间的联繫,回到原初的单纯。

        于此,优雅生活的洗鍊,岁时细节的沉澱,以笔墨点染面对消逝之物,从一开始的情感舒放,到不足中见充足,在不完美中让本质显现,不同阶段的辩证,从剎那间的美与真实中,追求隐蔽下的真理。